第264章 趁我病,要我命

    那是一把钥匙。

    刚刚摸到的时候,她还以为是杜思瑶的那只虾须镯,但一抓起来就发现不是。

    现在才看清,是一把钥匙。

    湖里,怎么会有一把钥匙呢

    谁掉进去的

    南烟用手指拨弄着那把钥匙,仔仔细细的看了一会儿,觉得有几分眼熟,但是肚子实在疼得厉害,而且不知道是不是身子已经开始发热,视线都变得有些模糊了起来。

    好难受。

    她只能又攥紧在手里,心想着等自己好一些,再看清楚。

    可是,接下来却没有这个机会了。

    她很快就病倒了,而且开始发高烧,躺在被子里就像是一块烧红了的炭,冉小玉叫了彤云姑姑来,给她吃药,她烧得昏昏沉沉的,全给吐了。

    第二天的情况也是如此。

    冉小玉就没那么温和,见她吃不下,就硬给她灌。

    弄了满床的狼藉,但总算喝下去一点药,对身体终究还是有好处,烧虽然没有退,总算变清醒了一些。

    南烟被药汁呛得直咳嗽,抬起滚烫的眼皮看着冉小玉“你趁我病要我命啊”

    冉小玉白了她一眼“你的命值几个钱”

    南烟瘪了一下嘴。

    彤云姑姑坐在旁边,原本还有忧心不已,但看着他们两这样,又忍不住笑了起来,说道“你们两的感情真好。”

    冉小玉立刻道“谁跟她感情好。哼”

    说完,端起药碗出去了。

    彤云姑姑微笑着,然后坐到床边,看着南烟因为发烧而格外明亮的眼睛,微笑着说道“好些了吗”

    南烟没力气,只轻轻的点点头。

    彤云姑姑道“小玉这孩子就是嘴硬,可对人还是很好的。你们两这样相互照应着,在宫里也就不怕了。”

    “”

    南烟安静了好一会儿,才有了一点力气,轻声道“都是她照应我”

    彤云姑姑一听,又笑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冉小玉跟人说话的声音

    “你们来干什么”

    “大胆,你一个奴婢,敢这么跟婕妤说话”

    话音一落,虚掩的房门被推开了,杜思瑶带着她的宫女走了进来。

    冉小玉急忙进来拦住了她“你想干什么”

    杜思瑶没理她,而是看着床上的南烟,冷笑了一声“哟,不是还活得好好的”

    南烟气息虚弱,只轻声道“婕妤”

    看这样子,杜思瑶应该也是反应过来了,昨天被她就那样吓走了心有不甘,现在回来找补来了。

    只是,自己病成这个样子,她要再使什么手段,就真的麻烦了。

    这时,她身后的宫女指着南烟骂道“好大的胆子,见到婕妤还不起来行礼”

    “”

    南烟无法,只能撑起身来,但她实在没有力气,彤云姑姑急忙过去扶着她,虚弱的从床上下来,然后跪在地上。

    “拜见婕妤。”

    杜思瑶坐下来,翘着二郎腿道“我就说嘛,你的命那么硬,怎么会就病死了呢”

    “”

    南烟说不出话来。

    她的身体还在发烫,这个时候跪在冰冷的地上,病就已经加重了。

    可是看杜思瑶的样子,似乎还不打算让她起来。

一世倾城:冷宫弃妃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替身侍婢魅君心:一夜弃妃  
相关:中二晚期的最终幻想 棺主 臆才武仙 新婚撩人:霸道老公惹不得 奥洛尔年代记之日轮低语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