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晓战随金鼓

    “啊……槐儿……”

    熟睡中的檀石槐突然大叫一声坐了起来。读爸爸 www.dubaba.cc

    自从亲眼看到槐纵的人头被田峻一刀切下之后,檀石槐便经常做同样的恶梦。

    常常是一闭上眼睛,便看到儿子的脖颈“嘶嘶嘶”地冒着血雾……

    槐纵在生时,因其性格懦弱,檀石槐并不是非常满意,加之小儿子和连为人凶狠,处事不择手段,让檀石槐觉得和连比槐纵更适合管理以“强者为尊”的鲜卑。

    所以,檀石槐一直有着废长立幼的想法。

    直到槐纵死了之后,檀石槐才发现,其实槐纵才是最亲近自己的人,而小儿子和连……才是禽兽不如的狼崽子!

    因为,檀石槐发现和连干了两件让自己难以原谅的事情!

    其中第一件便是:和连竟然与同父同母的亲妹妹有奸情,后来一调查,才发现,檀石槐自己的几个小妾几乎都与和连有一腿。

    “和连性淫”,这可是历史的评价,实际上,檀石槐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但纵然只是这冰山一角,也让檀石槐愤怒不已。

    第二件便是:槐纵与和连开战的真正原因是和连数次想杀死槐纵。

    檀石槐很后悔。

    由和连的坏而想起了槐纵的好。

    再加上槐纵又是因为被自己蔑视喝斥,才负气去挑战田峻被擒的,这就让檀石槐更加内疚和自责了。

    “槐儿,为父一定要砍下那田峻的人头,放在你的灵前祭祀!”檀石槐自言自语地说道,随之又是一连串激烈的咳嗽。

    随伺的小妾赶忙端来黄金做的痰盂。

    “噗!”地一声,檀石槐将一口浓痰吐在黄金痰盂之中。

    看了一眼那带着血丝的浓痰,檀石槐心中感慨万千……

    美人怕白头,英雄叹迟暮。

    不论是如何骄健雄壮,天下无敌的硬汉,都有衰老病死的一天……

    ……

    最近几年,檀石槐开始明显地感觉到有些力不从心了。

    比如说……身边的众多小妾,以前是每天都要叫几个小妾同床伺寝,折腾半宿弄到啊啊怪叫。而现在……是只叫一个小妾伺寝都难以尽兴了。

    尤其是自从槐纵死后,自己就患上了这咳嗽的毛病——也许是那场白毛风,呛坏了自己的心肺……

    睡不着……又失眠了。

    檀石槐翻身坐起,干脆不睡了。

    披了衣服来到窗前。

    推开窗,一股冷风吹来,让檀石槐打了一个寒颤。

    拢了拢身上的貂绒大氅,抬眼看向窗外——月已西坠,启明星在东方的山间升起,越来越亮,黎明就要到来了……

    ……

    檀石槐用手搓了搓脸,感觉精神似乎好了很多。

    突然!!!

    檀石槐似乎听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声音!

    檀石槐侧着耳朵细听,那声音又没有了。又过了一会儿,那“不寻常”的声音又再次传来,不过这次听得很清楚了,是“敌袭”!!

    “敌袭?”

    檀石槐怔了一下,这里怎么会有敌袭,莫非是……素利败了?不可能,四万八千多鲜卑言勇士还守不住险峻绝伦的卢龙道?

三国之再续雄汉  
相关:太古至尊神 神级巫医在都市 西游之妖孽唐僧 御灵真仙 当哈利波特遇见英雄联盟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