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暴笑享人伦

    田峻此时已经回到田晏所居的破屋,正在与田晏同享天伦之乐,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成公英坑得有多惨。伏魔府 m.fumofu.com

    其实,这也是成公英聪明智慧的地方。成公英料定田峻会去找田晏共叙离别之情,又怕太监和世家的人去破屋找田峻,才故意将太监和世家的注意力引向娼馆。

    至于名声,这在古代叫风流倜傥,是扬名而非毁誉。

    一如后世的演艺界,那些艺人为了出名而故意弄出徘闻者比比皆是,在舞台上“不小心”掉下裤子裙子的女艺人不在少数。

    而此刻,已经一夜成名的田峻,正在破屋中与田晏以及良伯、双儿三人,一边喝酒吃肉,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其乐融融,温馨得很。

    “父亲,你这病?”田峻关心地看着有些亢奋的田晏问道:“真不是回光返照?”

    “小子,你看我现在象有病的样子吗?”田晏一边喝酒一边说道。

    “我看象!”田峻一本正经地说道。

    “呃……”田晏差点噎死。旋即大喝道:“小子,我哪里象有病了?!”

    “脑袋!”田峻惜字如金。

    田晏脸色一黑,把酒杯往桌上一顿,就要发作!

    田峻见状,连忙接着说道:“人一高兴,看起来就有点象羊癫疯,所谓欣喜若狂、人逢喜事精神爽等等,说的就是您这种症状。”

    田晏闻言,这才“破怒为笑”,脸上肌肉运动太快,笑起来很是吓人,让人不忍……也不敢直视……

    “峻儿,我发现你好像性情变了。以前的你,哪有这么多屁话?”田晏盯着田峻,认真地说道。

    “他们也都是这么说啊。”田峻吃了块肉,毫不在乎地说道:“历经战场,看破生死,自然就放得开了。”

    良伯笑了笑道:“公子这是长大了啊,这战场最是磨练人。男人啊,常常是上过战场,才开始长大。”

    双儿在旁边,满眼憧憬地道:“双儿也想上战场,双儿也想早点长大。”

    田峻伸出手,揉了揉双儿的头发,突然一顿,手抖了一下,看着双儿问道:“双儿可是姓王?”

    良伯嗟异地道:“老朽的父亲姓王,老朽姓王,老朽的儿子姓王,孙子自然也是姓王了。”

    田峻又问道:“我记得良伯是陇西狄道人?”

    良伯奇怪地说道:“正是。”

    田峻还是不确定:“双儿可有取字叫子全?”

    良伯更加嗟异:“双儿的父亲临终之前,确实给双儿取字子全,这个,公子以前也是知道的啊?”

    王双王子全!

    田晏嘿嘿一笑,蹲下身子对双儿点:“双儿,你可知道:你以后会长到九尺(21米)那么长,与一位姓关的一样高,面黑睛黄,熊腰虎背,使六十斤大刀,骑千里大宛马,开两石铁胎弓,暗藏三个流星锤,百发百中,有万夫不当之勇。后来被魏……呃,哈哈哈哈……”

    田峻尴尬地笑了起来——说得太快了,差点说出“后来被魏延所斩”。看来,以后说话不能这么快,容易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田晏和良伯嗟异地对视了一眼,对田峻道:“小子,刚才你说为父这脑袋有问题,得了羊癫疯(精神病),莫非真得了羊癫疯的人是你?”

    良

三国之再续雄汉  
相关:以神为饵 求胜之路 蛮荒天尊 毒妇驯夫录 唯我剑主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