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再埋暗棋

    田峻听说刘备使者来访,心情大好,打了个哈哈,便又转身回到了骠骑将军府的府衙之中。茶壶小说网 m.chahu123.com

    糜竺早已在大厅里候着,不过,田峻并没有在大厅里接见糜竺,而是让人请到书房接见,这是一种示好的态度,可让使者感到亲切。

    考虑到可能会谈到一些军事方面的事情,田峻将两位军师贾诩和成公英也一起叫到了书房。

    糜竺长得眉清目秀,相貌堂堂,从那脸上的表情和灵动的眼中,便可让人看出商人的机智和圆滑。

    见面之后,双方先是寒喧一番,然后,田峻亲切地问道:“不知我那玄德兄近况如何?”

    “承蒙田将军挂牵,我家主公一向安好。”糜竺道:“只是最近被天子认做皇叔,倒是心情有些郁闷。”

    认做皇叔,还郁闷?

    这句话透露的信息可是不少。

    仅从这一句话中,就可以看出这糜子仲(糜竺字子仲)的厉害,不仅会做生意,玩政治也扛扛的。

    或者说,这就是一个汉末时期的吕不韦,两人同样玩的都是“奇货可居”的把戏。吕不韦把怀孕的小妾送给秦异人(秦始皇的父亲)为妻,而糜竺则是把十四岁的妹妹糜贞送给三十六岁的刘备为妾,然后再设法使刘备休妻,将糜贞扶正。

    能在史书上留名的人,果然都不是等闲之辈。像糜竺这样玩“奇货可居”和“烧冷灶”,其实风险也是很大的,须有高超的识人的本事和非凡的投资眼光才行。

    看到糜竺递过来的话题,田峻善意地笑了笑,顺着糜竺的话问道:“既然被天子认做了皇叔,自然是可喜可贺的事情,又何故心情郁闷?”

    糜竺道:“我家主公身为汉室之胄,眼见汉室大权旁落,自然郁闷。”

    “这就是……玄德让子仲来找本将的原因?”田峻道:“那么,不知本将又能如何给刘皇叔解忧?”

    “将军此言差矣。”糜竺道:“将军问的应该是怎样为陛下解忧,而不是为刘皇叔解忧。”

    有点意思!

    这句话,听得田峻心中一动——难道是……“衣带诏”事件提前了?

    田峻记得原本的衣带诏泄密是在建安五年初,离现还有两年半的时间。不过,那只是衣带诏泄密的时间,至于董承等人准备了多少时间,历史并无记载。

    不过,根据后来史学家们推测,董承受到“衣带血诏”之后,至少是做了两三年的准备的。如此看来,这一历史事件也并未提前。

    那么,糜竺很可能……正是为衣带诏而来!

    田峻看着糜竺,沉吟不语,心里在盘算着该怎样从“衣带诏”事件中捞些好处,或者给曹操挖个坑……

    过了半晌,田峻才说道:“既然有天子“衣带血诏”,何不拿出来给本将看?”

    此言一出,糜竺大惊失色!

    因为,这“衣带诏”乃是天大的机密,目前知道者才不过三四人而已,就连掌有兵权的王子服,董承都还不敢去联络。

    如果……如果连田峻都知道了有“衣带诏”这档子事,那曹操……曹操会不会也知道了呢?

    这样一想,糜竺额头上的冷汗都下来了——一旦曹操知道了,那许昌恐怕要血流成河了,而如今刘备身在许昌……呃,糜竺的一家也

三国之再续雄汉  
相关:重生之彪悍小军嫂 修仙进行中 御灵真仙 不一样的仙宗 太古至尊神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