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忠义难全

    蓟县城外,战鼓喧天。笔砚阁  m.biyange.com

    鲜于辅和阎柔的叛军已经连续攻城十几天了,蓟县依旧是坚如磐石。

    留守蓟县的是田峻的族弟田畴,除了田畴之外,还有老将段煨!

    段煨是凉州名将段颎的族弟,其军事才干非同一般。田峻是考虑到田畴太过年轻,唯恐有所疏漏,才临时抽调乐浪太守段煨前来相助田畴的。

    田畴勇而多谋,段煨经验丰富,一老一少堪称最佳搭档。

    鲜于辅数万大军强攻十余日,死伤数千人,却依旧拿城中八千守军和数千民壮无可奈何。

    不过,鲜于辅和阎柔的军队虽然死伤了数千,却不见减少,反而越打越多。因为幽州的很多士族豪强与袁绍串通,在此大决战之时,彻底选边站队,倒向了袁绍!

    送钱、送粮、送器械、送壮丁!

    只要能增强鲜于辅军队实力的东西,他们都送!

    因为士族们认为袁绍必胜!田峻必败!

    在原本的历史上,袁绍与曹操决战之时,士族们就是这么干的,甚至连曹操手下的很多文武官员也是暗中这么干的。以至于,当曹操攻破邺城时,搜出几箩筐私通袁绍的密信。尔后曹操为顾全大局,将这几箩筐“罪证”当众焚之一炬。

    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天下的袁氏,其底蕴之深,影响力之大,由此可见一斑。

    段煨站在城门楼上,看着如潮水般退下的叛军,对身边的田畴道:“应该差不多了吧?”

    “确如老将军所言。”田畴笑道:“该跳出来的,应该都已经跳出来了。”

    “那就早点结束吧,不可误了农时。”段煨笑道。

    “老将军言之有理。”田畴道:“本将这就打出联络信号,让这场闹剧尽快结束。”

    ……

    蓟县城外,南门。

    阎柔面无表情地看着退下来的己方将士,嘴角挂着一丝冷笑。

    看了一眼匆匆赶来交令的军司马汪辉,阎柔冷冷地问道:“我军伤亡如何?

    “禀报将军!”汪辉道:“我军死二百四十人,伤五百余人。”

    阎柔点了点头,对汪辉道:“休整一个时辰吧,一个时辰后再攻。”

    阎柔并不是很关心这些士卒的死活,因为这些人并非自己的本部人马,而是各家士族世家送来的“炮灰”。

    攻城十几天了,每天都会死伤好几百甚至上千人,不过死的几乎全是那些刚送过来的新兵。不仅阎柔这里是这样,鲜于辅也是这么做的,攻城先驱这种送死的活,谁也不愿动用自己的本部人马。也正因为做将军的存了些私心,才导致这场攻城战不温不火地打了十几天,连城头都没攻上去过一次。

    “属下遵命”汪辉应了声喏,旋即,又低声问道:“将军,这样打下去,还得打多久?”

    “这是你该问的吗?”阎柔瞪了汪辉一眼,又接着道:“随时做好准备,等候命令。”

    汪辉大声应了声“喏”,正要下去安排,却又突然停出了。

    “将军,快看,快看那城门楼!”汪辉对阎柔低声说道,声音里带着一丝兴奋。

    阎柔抬眼看去,果然看到那城门楼出现了一些异样的变化。

    具体的变化其实就是帅旗的

三国之再续雄汉  
相关:剑道之轩辕 我可能救了个假世界 修仙进行中 太古至尊神 神级巫医在都市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