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何以消执念?一刀解心魔

    “脑袋……会进水吗?”高顺茫然地望着田峻。一笔阁 www.yibi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田峻无语地摇了摇头。

    “被门……辑…”高顺努力地回忆着:“时候……或许……应该……可能……”

    田峻仰首向,翻了翻白眼,觉得头好痛……

    良久,当田峻再次看向高顺时,眼中已经蓄满了凛厉的杀意。

    “你……真的想为吕奉先死一次?”田峻低声问道。

    高顺点零头,轻声道:“是的,你动手吧。”

    语气声调平缓,无怨无恨,无喜无悲。

    完之后,高顺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引颈待戮……

    田峻“刷”地一声拨出龟兹宝刀来,横在高顺的脖子上,厉声喝道:“我再问一次,你真要为吕奉先死一次?”

    “是的。”高顺轻轻道:“我必须为奉先兄死一次,才会……心安。”

    田峻眼神一凛,左手向前一伸,手中龟兹宝刀轻轻一挥……

    高顺觉得脖子一凉,然后……却感觉貌似……没有鲜血喷出……

    诧异地睁开眼睛,高顺发现——田峻的手中握着一束黑黑的……发须!那是……自己的胡子!

    “士可杀而不可辱!”高顺终于爆发了:“你要杀便杀,何故辱我如斯?!”

    田峻大笑道:“我非辱你,乃杀你也!”

    “你……你这是杀我吗?分明就是辱我!”高顺怒气更盛。

    “非也,非也!”田峻大笑道:“此割须代首也!你已经为吕奉先死过一次了!”

    高顺一怔,眼中怒意渐消,向田峻缓缓跪倒道:“愿降!”

    这……这还真行?田峻大大地张开了嘴巴,差点把下巴掉到地上。

    再看周围的黄忠和鞠义等人,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一点也不惊诧。

    田峻这才想起,在汉代,儒家是主流,而儒家思想其中就影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由此可见,在此时,割发是非常严重的。

    难怪……难怪曹操可以玩割发代首。

    其实,刚才田峻也是万般无奈,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闹着玩的。

    没想到歪打正着,竟然真的解了高顺的“心魔”执念。

    田峻大喜,赶紧上前扶起高顺,亲解其缚道:“高将军快快请起。”

    高顺活动了一下被绑得有些麻木的手臂,向田峻抱拳道:“末将虽降,却有一个条件,请将军答应。”

    田峻大笑道:“你的条件,必是今生不与吕奉先为担放心吧,本将军答应了。”

    高顺闻言,才又跪下磕头道:“高顺拜见主公。”

    田峻再次扶起高顺道:“吾得高将军一人,胜过十万大军也!”

    罢,田峻又对高顺道:“高将军的旧部,依旧由高将军统领吧。不过,我此次伐董卓,必与吕奉先交战。高将军可率本部渡河至黄河北岸暂避之。待休整好了,再帮忙……把你烧掉的浮桥修好吧!”

    高顺大声应喏道:“末将遵命,一定尽快修好浮桥!”

    罢,高顺又再次拜谢后,才带着被释放的俘虏,乘木筏向黄河北岸而去……

    临走之时,田峻又向高顺道:“我欲借高

三国之再续雄汉  
相关:豪门缔造者 跑男之纯情巨星 传奇大老板 九州毒圣 重生之末世来客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