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对手是汉奸,竖子最无道

    夏育在柳城的防守战,打得非常辛苦。文字谷 www.wenzigu.com以一万对抗六万,虽有城墙可守,但兵力太过悬殊,在鲜卑人轮番强攻之下,得不到休息的士兵,显得非常疲惫。

    看着如潮水般而来的鲜卑人,夏育的嘴上不说,眼神中却流露出深深的担忧:鲜卑人的攻城器械更加完备,更加精良了!

    学会了制做攻城器械的鲜卑人,将成为汉人的心腹大患!

    ……

    此时的鲜卑,已经开始掌握各种攻城器械和攻城技巧,像云梯这样的设备,只要有汉人工匠的指导,很容易就能制造出来,没有太多的技术性可言的。

    尤其是汉朝皇帝刘宏在诛窦武和实行二次党锢之祸时,大开杀戒,导致很多汉人逃入鲜卑避祸。

    那些逃到鲜卑避祸的汉人,可不是什么普通百姓,很多都是有学问的士族世家子弟。

    特别是被诛的大将军窦武的家族,那可是显赫了四百多年的第一外戚世家。

    从汉文帝时的窦妃(汉武帝的奶奶)开始,历经四百多年。期间窦氏男人中人才迭出,女人中美女也迭出,多次掌控朝政,将皇帝玩弄于股掌之间。

    窦武被诛后,大量窦氏子孙和门客逃亡北方草原,成了檀石槐及其麾下各部落首领的重要幕僚。

    其实,历史上的多次汉胡之争,其本质都是汉人与汉奸之争。

    当初汉武帝的真正对手并非匈奴的军臣单于和伊稚斜单于,而是逃亡到匈奴的汉人宦官中行说(悦)。

    而现在这个时候,汉朝的心腹大患也正是当初投奔了檀石槐的窦氏子孙和被诛杀时逃亡草原的士族子孙。

    此刻在素利的身边,就有这么一位汉奸,此人名叫做吴斐。

    吴斐本是窦武的外室私生子,因其母亲是来自吴越的娼妓,在与窦武一夜尽欢之后,珠胎暗结,生下了吴斐。

    又因其母的娼妓身份,使窦武搞不清这孩子究竟是不是自己的种,便暂时让孩子随母亲姓吴,取名“斐”,其本意实际上是谐音“非”,即:“非我之种”的意思。

    窦武显赫之时,也曾给予吴斐很好的受教育条件,加上吴斐天生聪慧,不论文武,在窦武的诸多儿子中表现都非常出色,深得窦武喜欢。

    可正当窦武想要将吴斐认宗归祖时,刘宏联络宦官曹节和王浦,杀掉了窦武并以谋逆罪判为“族诛”。吴斐母子自然也在族诛之列!吴斐因见机得早,带着母亲逃到了草原。

    吴斐这人坏得很,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一个完全没有道德底线的人。

    逃到草原之后,吴斐为了获得生存的物资,又是“劝”其颇有姿色的母亲重操旧业,为了一杯羊肉,为了一块布皮,甚至为了一杯羊奶,都要让其母亲接客。

    如此两年下来,吴斐的母亲在草原上竟是名噪一时,连檀石槐也惊动了。

    檀石槐惊讶于吴氏“技术”之好,欣然收为侧室,从此吴斐在草原上便混得风生水起,在檀石槐称霸草原的过程中,为檀石槐出了很多狠辣的妙计,深得檀石槐倚重。

    之前在卢龙道一战中,为檀石槐出谋“引蛇出洞”和“上屋抽梯”之计的,就是这个这个汉奸吴斐!

    当时那个“引蛇出洞”和“上屋抽梯”之计,不可谓不狠辣,若不是田峻知道原本历史上

三国之再续雄汉  
相关:最终任务 瓦洛兰终结之神 热刺之魂 娇笙 近身兵王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