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雪女往事(一)

    凌星月抬头看去,只见那洞顶仅有一条细细的缝隙,阳光透过那缝隙,疏落斑驳的洒下来。

    可是奇怪的是,洞内并不黑暗,相反整个洞壁似乎都是用一种白色的冰玉做成的,再加上镶嵌的水晶宝翠还有那一颗颗硕大的夜明珠,洞内莹莹润润的,若仅凭感觉的话,似乎更像是一个清雅女子的闺房。

    思及此处,凌星月回首向后看去,果然在靠近最里面洞壁之处,放有一个白玉长条几桌,四个桌角微微翘起,都雕有仙草的模样,甚是雅致。

    在那几桌上一角,还放有一个白玉圆盘,里面盛满清露,靠过去,芳香扑鼻,不知何物。

    几桌下还放有两个冰丝蒲团,似乎是有人刚刚在此围坐谈心,稍作离开而已。

    凌星月让蓝可蔓坐在那蒲团上休息,自己开始闭目打坐,两手食指相扣,开始想修复被压制住的灵力。

    蓝可蔓一直都知道凌星月似乎是与普通人有所不同,现下看他闭目凝神的样子,知道凌星月必是在修复自身的伤痕,或者是在思考出去的办法,随静静的坐在一旁,不再发出一言。

    凌星月运用丹田基础灵识,运转十二小周天过后,灵力总是在刚有陡坡提升的时候就被重新压制下来,回归丹田灵识本体,无法运用。

    果然这洞内是有压制灵力的符篆!

    凌星月的灵力尽管没有大的突破,但是毕竟已有所恢复,他迅速起身,四处寻着压制的符篆,可是任凭凌星月如果运用灵猫敏锐目力,还是一无所获。

    凌星月知道必须地找到这符篆,因为若这符篆没有去除,那么自己就取法运用强势灵力,那么就无法带自己和蓝可蔓出去,那么二人势必会在这个虽看起来美丽无比,实则冰冻异常的洞内活活冻饿致死。

    自己的命尚可,凌星月绝对不能允许蓝可蔓也受到伤害,更不能忍受她会死在这里。

    蓝可蔓不知道凌星月在找寻什么,但是也下意识的起身帮着找寻,因为洞内如此干净,那么无论能找到什么,都比什么都没有的强。

    无意中,蓝可蔓用手碰了一下那白玉圆盘的水,突然一个声音传来:

    “阿夕,给你!”

    凌星月与蓝可蔓两人顿时立刻朝那方向看过去:

    只见就像一副画卷在缓缓展开一样,那白玉盘竟然映出了清晰的幻影在那洞壁之上,正是在这洞内生活两人的幻影。

    一位女子,发簪墨梅,眼尾迤逦,眸若剔透经营雪花,脸容清艳绝伦,如雪如霜,堪堪让人难以逼视。

    她纤指轻扬,手里灿出一朵六瓣剔透雪花,嘴角噙笑,高贵典雅,仙气缭绕。

    那雪花轻柔飞过,直奔向几桌前端坐着的一位俊美男子,那男子星眉朗目,飘逸俊雅流淌,气质风流婉转。

    他微笑着右手接了那雪花,左手捏了一个咒语花指,那雪花竟凝而不融,就那么剔透的在那掌心旋转。

    那男子将雪花放置面前的白玉圆盘液面之上,眼中情愫深沉,炽热顿起,伸出两指一点,一道浅蓝色光束耀眼那润玉盘上,竟慢慢凝出一棵仙草来。

    那仙草叶剑灵露轻凝,泫泫欲滴,霎是清冷绝尘。

    而那枚剔透雪花与这冷尘仙草相依相偎,深情款款。

    良久,满洞暖意融融,这热烈的情愫似乎把冰玉洞壁都要烤化......

    雪女终睁开双目,和

相关:我的合租美女老婆 我的手机通冥府 无敌赘婿 商海迷情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