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学堂相见可蔓 星月殷勤相聊

    庄学究一看到思图想站起来说话,就意识到思图是想为蓝可蔓求情。

    便压着受了思图的拜礼,但是并没有给思图解释的机会,只是不容置疑的说:

    “思图,蓝可蔓,你们快点各自回到各自的位置,再有一刻就要开课了!”

    “一会儿我会考究你们俩对于上次课程的温习程度!”

    “座位的事就不用再提了!”

    思图无计,只好回首温和的用手掌抚了抚蓝可蔓额头顶的丝发,又细致的替可蔓把书具收起来放入书匣,一手提着,另一首牵了蓝可蔓的纤细小手,把她送到了最后一排中间的位子上。

    思图一边轻缓的替可蔓把笔墨纸砚和课本一一摆放利落,一边温柔低声的与蓝可蔓宽慰着:

    “蔓儿妹妹,你别担心,我今日下课回家就帮你求父亲必得一枚夜明珠,你放心,必不会让你的眼睛受损的!”

    蓝可蔓顿时有点心慌的不得不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柔白的手指一直捏摁着手里那只紫檀狼毫的毛笔。

    这时蓝可蔓由来已久的毛病,无论是字不会了,母亲教的诗经背不出来了,还是到现在上课听不懂了,还有就是她一紧张了,只要手里有这只笔,必然就会一直下狠劲那样使劲揉捏着。

    离的近了几乎都可以看见那细嫩的手指都已经骨节发白了。

    直到旁边的学桌因为被人碰触发出稍微一边挪动的声音时,蓝可蔓才故作镇静的慢慢的把那只快被揉烂的紫檀笔轻轻的放在了桌面上。

    由于还是太过于紧张,蓝可蔓的那支笔在放下的瞬间,骨碌碌的从那书本旁边直滚了下去。

    说巧不巧的一直滚到了凌星月的脚底下不远的地方,停止了它不合时宜的滚动。

    蓝可蔓不敢扭头,只把目光依旧小心翼翼的集中在面前的课本上,就跟那只笔从来没有滑动过,也从来没有掉落,更没有掉落到那么不应该的地方一样。

    “镇静!我要镇静!等下课了,我再去捡回来是完全来得及的!”

    “蓝可蔓!千万不要回头!不要有任何动作!”

    蓝可蔓不禁又紧张起来,那只小手又开始随意的抓起一只其他的毛笔下狠劲揉捏起来。

    “可蔓妹妹,上午好。”一个轻轻的、悦耳、又磁又软的声音说道。

    蓝可蔓慢慢扭过了头,是那家伙,那个凌星月在和她说话,那个登徒子他那个有礼貌、有教养的雅正万分的样子,感觉都要赶超过思图哥哥了。

    眼睛清澈,虽然依然和第一次见面时候那样黝黑深邃,瞳如黑夜,但是今日的凌星月不同的是,那双眸的幽邃里有了闪亮的星光。

    “我叫凌星月,”他手里正握着那只蓝可蔓掉落地下的紫檀毛笔。

    “前几天一直也没有机会和你正式介绍,这次就当我们正式认识了!

    仅有的两次见面,我们又不是很和谐的样子。”

    “不是在忙着救你,就是在惹你生气,还有我在挨打。”

    说道这里,凌星月突然微微的笑了一下,似三千星空灿烂。

    蓝可蔓感觉心里微微一窒,连忙伸手要接过来那只笔。

    可是凌星月却没有马上松开握笔的手,而是和蓝可蔓一起握着那笔的两端,用那双魅惑的眼睛盯着蓝可蔓轻轻的道:

    “下次不要再这么用力捏笔了,手指会痛的。”

相关:我有一张小地图 春风故人 猎食大陆 生死攻守道 末日九星战神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