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学堂教礼

    接下来的第三天,蓝可蔓一直都觉得糟糕极了,或者说糟糕的不能再糟糕了!

    之所以说糟糕极了,是因为那天不禁阳光灿烂的不像话,连学院的竹叶都闪着耀眼的光芒,让喜欢下雨的蓝可蔓更加觉得心里慌乱不堪,无法沉静。

    而且说糟糕多了,还是因为蓝可蔓无论身体还是心理都疲累不堪,她又是一整晚都几乎无法入眠。

    因为风声呼叫不休的在屋帐周围回荡着,这也让蓝可蔓意识到,这样一场大风过去,第二天必是万里晴空,天气寒冷。

    也并不是说蓝可蔓不喜欢热烈阳光。

    她只是觉得这过于灿烂耀目的阳光总是每每的让自己心里晃焰焰的,无法柔静宁和的感触这个世界。

    说糟糕多了的原因还有,她一整晚都在不停的思索,为什么那个令人讨厌的男子——尽管他长相俊美,那么的针对自己。

    她一直翻来覆去的无法入眠,她担心第二天和那个家伙的相见。

    更担心天亮以后那个家伙会不会让自己更难堪。

    毕竟他昨天都堂而皇之的去找学究调换座位了。

    她愤怒的甚至想好了,如果那个讨厌的人再如此无礼的对待她的话。

    她就…...她就冲上去和他理论。

    然后质问他,让他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她甚至把要质问的话都思考的一清二楚,就差拿笔过来写下来了!

    可是第三天无比糟糕,糟糕的不能再糟糕的是:

    蓝可蔓根本心虚的没敢看那个家伙来没有来,是不是还一副厌恶她的样子遮住口鼻。

    她只是一早顶着两个去昨天更加无比巨大的黑眼圈,早早的就来到了座位哪里。

    然后低下头,默默的用纤细的手指旋转着她的那只紫檀狼毫毛笔。

    说起来这只价值不菲的毛笔还是思图哥哥送给可蔓的呢。

    蓝可蔓自己也是觉得很是奇怪,为什么他看见思图哥哥或者其他的男孩子,甚至以前对她有过恶意的皮小子都没有觉得过心虚,甚或是一种怯懦和心里虚虚的感觉。

    偏偏对这个令人厌恶透顶的陌生男子心生如此巨多的杂乱心思。

    还如此胆小羞怯的连一句质问都不敢开口。

    甚至发展到了连看一眼都无法做到。

    或者因为他那双魅惑幽邃的眼睛吗?

    难道那双眼睛可以扰乱别人的心思不成?

    这令蓝可蔓更加觉得无比头疼,无比糟糕,烦闷不已。

    不过蓝可蔓仍在那个高大的身影优雅迅速的闪进学堂的时候,无法自控的速度十分之快的睥睨了一小眼。

    忍不住啊!越告诉自己完全不要看他,蓝可蔓越是无法控制。

    那一眼蓝可蔓仅仅看见了一个模糊的的玄黑色的长衣领边在一道绚丽的太阳光线下闪着灿金色的光芒。

    蓝可蔓所有的胡思乱想随着庄学究的脚步声,停止了片刻。

    果然,庄老先生迈着稳当的步伐,从屏风绕过来,站在了讲桌前。

    ……

    “如今天下太平,央央学子发奋读书大多是为了科举中第,所谓达则兼济天下,想做一代清流明官。

    这并无不妥之处,也并无不可对人之言,男子汉生就于世,心胸磊落,做而敢言,心思方正,是乃大丈夫也!

 

相关:网游三国之神话归来 从海岛开始的日常生活 无尽穿越之位面丧钟 无敌赘婿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