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巫医一族

    思图定下心神,催促车夫再加快些速度,只见牧场唯一官道上尘土飞扬,骏马快鞭,一路速度不减的朝江北家所在蒙坝上城驶去。

    临近上城,原来的两匹快马已疲累不堪,思图命人迅速更换随车良驹,为了不让马匹过于劳累以影响返回牧场时的速度,所以思图迅速斟酌一番之后决定让其中一个小厮叫小六子的就地野营住下,照顾两匹疲累马匹。

    同时让车夫李福给他留下些许高粱、马草、凉水以备马匹所需,另又叮嘱小六子带马食些鲜草以增加精神,才又回到车内催促出发上路。

    经过整整两天三夜的奔波劳累,思图终于赶到了蒙坝上城,他知道江北家乃当地要员,略一打听,就知道了江北府上所在之处。

    由于来之前,思图并没有来得及飞鸽传书与江北告知他的到访,所以带上珠箔宝箱就勉力让门丁通报。

    没一会儿就听见江北连跑带颠的一路朝大门赶来,一边大声叫嚷着:“思图,你竟然亲自来了,我已经收到你的飞鸽传书了,祖爷爷已经很久不住在家里了,他现下在县郊外的一处别院住着,我已经命人带信去请了!不日就会到家,你放心。”

    只见江北一身云纹坠边蓝青硬朗长衫,细看那抹云纹似乎和寻常又有不同,这少年细眉杏目,相貌有一种颇为张扬的俊美,目光不屑却隐隐带一股攻击之意,一看就是一个是爽直不暗阴毒之道的烈性之人。

    思图上前和少年紧紧拥抱在一起,互拍对方肩头,眼睛不约而同都闪出了热烈的泪花,距离上次朋友相见也已经过去五、六年了,这期间虽然偶尔飞鸽通讯,但是毕竟二者都功课繁多,特别思图父亲思金耀又禁止他玩弄鸽子飞鸟蛐蛐等任何会让人玩物丧志之物,所以联系甚少,这思念之情也就愈加热烈。

    江北把思图引领进去,仅拜见了江北母亲,江北父亲由于公事繁忙,已经数日未归家了,就不再提,俩人勾肩搭背一起往江北屋里去了。

    进屋落座,思图饮了一口茶,又拿起一块点心吞咽下去,就着急忙慌的和思图说明了细致原委,特别说到以前江北谆谆叮嘱的话语时解释道:

    “我知道你和我说的事情的重要性,这么多年我从未透露于任何人,也没有相求过你,这次实在是心焦如焚才过来贸然寻你。”

    “至于你说的家人性命之忧,生死之症,才可相救,我也了解,但是可蔓,她...她是我的意中人,她比我自己的生命都重要,如果她有什么不测,我会肠肝寸裂,痛不能活的!”

    “况父亲也是默首认可我和蔓儿的事情的,那么她在不远的将来就会是我的妻子,我会娶她,她就也算我的家人了,不是吗?所以才敢冒来相求。”

    “我知道你是怕救的人多,知道的人越多,那么危险就会增加越多,这个秘密担心会知道的人越多,但是你放心,我保证不会告知任何人巫医的真是身份,就说是京城名医游玩四方,被你家找到推荐于我的。肯定不会泄露的!”

    思图说到最后,脸有羞红,耳朵热辣辣的不敢正视江北,所以思图也没有发现江北越听到后面脸色越发难看的样子,似乎盯着思图微有伤感,但转瞬即逝,又恢复了他微有不屑的俊美脸庞。直到最后,思图面色凝重一脸下定决心的样子又抬起头来看向江北时,江北才正言道:

    “因为这是我家内密,毕竟现在圣上也正寻道法高深之人为其炼丹所用,我家不想任何

相关:我的宠物能穿越 我真是编剧 我的变身女神 商海迷情 史上最牛宗门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