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笺纸上酸

    唯一然他心有疑虑的也就是会不会遇到较为阴损的道人或者巫师,这两者基本上都是靠着吸食弱小灵族的灵力维持容颜不老和较长的寿命,他们为了钱财丹丸,不择手段,从自己还是小小灵猫的时候,自己的父亲母亲就给自己讲过这两类人,一直都存在与世间,一旦遇到,还是小心些为好。伏魔府 m.fumofu.com

    但是凌星月自身毕竟已然是强大灵力的拥有者,再加上一小部分的魔焰护体,凌星月还是很有一些信心的,就算是遇到这两类不知死活的东西,自己也应无姓名危险,顶多损耗一些灵力,这样的事情,若是为了蔓儿,凌星月那当然是义无反顾,可是若自己有性命之忧,那用些就用些吧,只要自己安全,才能一生护着蓝可蔓安全。

    凌星月想到梦中的自己竟然真切的为着蓝可蔓在吃醋,不觉间有些赧然,一抹绯红径自扑上他的脸颊,径自蔓延至胸口,没入衣领,一直向下,直到心口,那心兀自“突突”跳个不休。

    凌星月睡前已想好给刘管家的信笺如何写,无非就是冠冕上的话,细致的部分再草原的时候早已经商讨完毕,这封给刘管家的信笺无非就是写明自己已经到京,如此等等,给刘管家一个安心,也给朝廷一个安心,表明自己一应联系都是走的驿站,绝对不能直接到京以后,因着刘管家的秘密谍报组织已经告知,就不再走驿站官道信笺这一个绝对甚为重要的步骤。笔神阁 www.bishenge.com

    至于给蓝可蔓的信笺,凌星月有着一肚子的话要讲给蔓儿听,可是却不知从何下笔,又该如何解释自己以前的冷漠拒绝,到现在的炽热情感,若说的太清楚,就不得不把自己是灵猫一族告知于她,先别说路上的谍报组织会不会将情报先给刘管家浏览,刘管家知晓是给蓝可蔓的,才能给她送去,就是自己在信封上表明,不许除了蓝可蔓以外的任何人看,那么以他对刘管家的了解,想必也是会安全的到达蓝可蔓的手中的,可是现在的蓝可蔓会否接受曾经是一只灵猫的自己,况且她也是因为自己才到了这个朝代,离开了前朝的父母和朋友,她会不会恼怒自己,继而再也不会理睬自己了?

    这些都还好,就算蓝可蔓不再理睬自己,凌星月凭着一腔子热血,总能换得蓝可蔓的一个回头,可是他又着实担心,他告知给蓝可蔓的这一切会不会让她心下痛苦,思念前尘的往事与她的妈妈,又回去,从而生活中不再有欢笑,若再让蓝可蔓和她现在的母亲楚莲有了微微的隔阂,那更是对蓝家对蓝可蔓的痛苦,所以凌星月思虑再三,还是不知道该如何下笔才好。

    可是又迫切的想要告诉蓝可蔓,自己现在可以和她永远的在一起了,永远也不会再推开她,以往的自己当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还推开她的,离开她以后,凌星月自己的痛苦一点都不必蓝可蔓少,或者说更多才对。

    可是这些所有应该如何让告知蓝可蔓,让她接受这个解释呢?凌星月如鲠在喉,墨色眼珠水光朦胧,堪堪深情似乎就要跃出眼眶,和煦温柔的飘到那信笺的微黄色纸张之上,让这眸光告诉蓝可蔓,自己对她的这无法说出口的情谊。

    况自己这来来去去的,一会儿推开蓝可蔓,一会儿就热情满怀的扑过去,凌星月自己都觉得若他是蓝可蔓,也是万万不会原谅自己的,特别是那一天,蓝可蔓被自己轰出草原牧场上的凌王府的时候,蓝可蔓那怯懦嗫諾的眼神,凌星月一辈子都忘不掉。

    当她颤

相关:我有一张小地图 青春的恋爱攻略 七零律政俏佳人 亮剑之我是炮兵 超级时刻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