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粉妆玉砌

    凌星月转身低头呕出一口鲜血,指尖猎猎火焰也已熄灭,仅剩下那血红竖瞳和烁烁尖牙仍历历在现。笔神阁 bishenge.com

    这次竟然无法再像上次一样斥退魔焰,凌星月心间失望一来,魔焰瞬间占了上风,那竖瞳血红中泛出了蓝紫色,齿尖蓦然再一次探出唇角,霎时诡异。

    一抹混沌涌上凌星月的心头,就在他张开指尖,就要抓碎那紧闭的窗棂,冲出窗外之时,突觉一片清凉自颌下心口上方隐隐传来,那片清凉缓缓蔓延,所到之处,一片空灵,竟将那周身的魔焰都一一压制,当这倒清凉勉力延伸直凌星月的额间中心,一阵剧痛,就似有冰锥尖刺猛地灌入那灵丹魔焰深处,凌星月再也承受不了那痛,眼前一片暗黑,就这么痛死过去。

    良久,凌星月胸口那片思学玉碟的古老石块竟然一直幽幽的散发着清冷的粉色光芒,与那凌星月额间指尖的蓝紫色火焰形成鲜明的对比,一温暖柔和,一怪异凌冽。

    二者光芒交缠纠结,似乎正在厮打,你来我往,无法遏制,终于,那粉色火焰虽柔和,竟也渐渐的占了上风,当真是俗语说的“柔能克刚”,那蓝紫魔焰,越来越低,越来越不忿,可是却终无可奈何的渐渐消失不见,徒留一抹底焰,被牢牢的禁锢在了凌星月的额间灵力的深处。

    那抹粉色的华彩却一直萦萦绕绕,旋转在凌星月的身侧周围,不肯轻易熄灭,直到凌星月额间那灵力最深处的魔焰全部被压制,华彩缠绕间,额间光华流转,径自萦绕出来一滴额间血珠,闪现蓝紫焰火,看似转眼间就要重新跃出驿站,重新找寻宿主。一笔阁 m.yibige.com

    却被那枚思学玉碟的玉石悬空而起,堪堪虚空接了过来,刹那间,一股耀眼的光芒将那驿站简易的卧房照耀的似白昼耀眼,着白光转瞬即逝,幸好夜深人静,并无人发现,最多是驿站大人似乎觉得夜半有闪电掠过,心里还呐呐了一句:“如何春日就电闪雷鸣?!”

    但是接着并没有听到什么雷声,于是一众人等,趁着连日的疲累,皆昏沉沉黑甜入梦,再没有惊醒一刻。

    第二日,天色微明,凌星月却被窗外的阵阵鸟鸣倏尔惊醒,睁开双眼的一瞬间,凌星月就将手腕抬起,摸上了自己的额间,然后慌忙看向自己的房门,没有破碎,继而窗棂,关闭如初,这样就是说,昨日的凌星月并没有被魔焰彻底焚灭,也没有失控出去房门作恶。

    “难道这次的魔焰再现,竟然再一次被自己压制了下来不成?这怎么可能?”

    凌星月有些模糊的想着,突然想到了那抹昏倒前的清凉,似乎是来自于自己的颌下前胸,他蓦然低头,却惊奇的发现自己一直被蓝可蔓亲手系上的那枚思学玉碟竟不见了踪影:

    “难道昨日自己竟然在不查间将把那枚蔓儿给我亲手系上的思学玉碟扔掉了不成?那是枚神石,万不会被自己这有着小小灵力的凌星月给焚碎的,甚至连它一个角也不会损破才对,可是它究竟去了哪里?”

    凌星月勉力起身,利用灵猫一族的敏锐视力,在房间内四处搜寻着,却一时没有看到任何那枚思学玉碟的影子,凌星月却觉得疑惑更深了,一枚万年神石,竟然因着自己昏倒,就悄悄的溜走不见了,这也太过于没有良心了吧。

    “难道它察觉到我濒临成魔,瞧不上我,自行离开了不成,当真是没良心的紧,难为我每日用自己的身体温养与它,又间或念经对它

相关:极品师娘 从吞噬开始 我在龙珠疯狂作死 我的丹田是宇宙 超级时刻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