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零落成泥

    所有幻影结束,小灵狐也总算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那朵灵力雪莲却安静得有如一片寂寥的落云,花瓣上似乎再也无波无澜。墨子阁 www.mozige.com

    小灵狐尚不懂情究竟为何物,如此恼人心怀,它心道,总算报了这灵力雪莲的引导之恩,看那灵力雪莲终不再幻化出人影浮现在馥郁的花瓣上,随机就要转身离开。

    临走之前,它有些茸柔的眼尾皱了一下,禁不住又回望了那株灵力雪莲一眼,不知怎的,那灵力雪莲的模样,竟叫它生出一派零落成泥碾做尘的柔弱错觉。

    小灵狐澄澈的双眼却毫不避讳的直直看向那花朵,眼底蓦然有了什么近乎就要溢出来,嘴角竟勾出了一抹狐族的轻叹,即刻,又像下了一个决断一样,转身收回目光,奔跃了几下,便离开了那近乎耀目在山顶的那片“枫园”雪莲花园。

    三四雪松冷,两只凌雀闹,一挂青竹帘,微风拂过窗棂,墙下屋角梧桐木桌几上摆着一盏草原牧场上很少见的紫铜竹雕香炉,静静的吐着云纹一般的香烟缭绕。

    移步环境,三两日已过,桌面上一张难得一见的润白宣纸被一只檀木雕刻竹叶竹枝精致篮子样底座夜明珠轻巧的压着,在夜风之中上下轻微翻飞着,不得挣脱,那模样颇像一只振翅的蝶,无论如何努力,都不得以解救自己。

    旁边平放着一张淡金色银纹暗边笺贴,笺贴上一双细盈纤白的手指轻柔的摩挲着跃然纸上的一行小字:

    “念若有爱,静雪怀露,心如依梦。一笔阁 www.yibige.com”

    在那笺贴的右下方,一个“凌”字遒劲有力,却又不失飘逸清奇,更兼得了些许行云流水的的不可言明的舒畅峥嵘风骨。

    银白的月光终从窗棂散落下来,不知何时,月已移步中天,银河悄然泻下继续踪迹,中途被雪松茵茵密密的拌了脚,只余一片略微模糊的光影,静悄悄蓦然然的投在了窗棂内微有些怔怔的女子的脸上,泛出一身幽暗朦胧。

    继而,那女子黄连一笑,坐直了上身,放下那枚笺贴,抬腕捏了一只细杆紫毫,将笔尾依顶在自己的脸颊腮边那弱骨处,仔细的想了想,终在那笺贴淡金色银纹暗边紧挨的右下一角处,认真仔细的一笔一画的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蓝可蔓”

    三个小字娟秀细贴,趁了那遒劲飘逸的“凌”字,倒颇像一俊雅疏朗的高大男子的肩膀,有力的环着一个柔弱可人的清丽美人。

    蓝可蔓放下那笺贴,用掌心抚平了那润白宣纸,复又捏了一杆更细些的紫檀狼毫,静悄悄思索良久,眉眼低垂,笔下不休,不多时,润白的宣纸浸满半数墨汁,竟现出一个形态颇为神似的凌星月来。

    画里的男子,长欣站立,一身墨色坠竹边银纹长衫,缓带轻飘,琉璃墨色眼眸看似淡然,却有着凌星月特有的丝丝狡黠和深情,特别是那抹薄唇嘴角,颇显现出一副“舍我其谁”的味道来。

    小玉端了茶水细点,进来想给蓝可蔓做为茶店宵夜,夜已深沉,思图送来的琉璃宫灯早已燃上,再加月色清亮,蓝可蔓的卧房内还是一如清晨白昼,虽不是耀眼光华,却也晶亮小字可视。

    “小姐,夜已经深了,春寒仍料峭,夜风也寒凉,您还是用些茶点,早些歇了吧!”

    蓝可蔓并没有被小玉的声音完全惊醒过来,在她茫然愣神的功夫,小玉已然挑帘绕过屏风端着一个托盘站在

相关:全球代打 氪命无敌 超级时刻 从海岛开始的日常生活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