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刺痛

    说完这些,玉和就要转身离开,思图想了一下,拦住了他,问了一句话:

    “父亲为何不叫我过去回话,却让你来通传?”

    玉和忙又恭了一礼,方才回答:

    “少爷,思大管事现下尚未回到思府,我是从凌王府直接过来传达思大管事的意思的,思大管事说了,若您问起,让您自行进食晚膳,晚膳过后,挑选好人选,安排好相关事宜,就去多读些兵书,不要一味贪玩,晚上也不必过去请安了,读完书好好休息便是,明日好一早启程去迎送侧夫人冷氏。笔砚阁 m.biyange.net”

    思图沉闷的点了点头,待到复又望见那对凌雀之时,眼中方才光华流转,被那琉璃宫灯直映的似乎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模样。

    一夜忙碌,快要天亮时,思图终于沉沉瞌睡了两个时辰,天边艳阳初升,干净美好的一如琉璃剔透的湖水,阳光温柔灿烂,就好似不好的事情从未发声过。

    渐渐的,阳光日渐炽烈起来,却把一夜沉睡似乎无梦又似乎梦魇满晚的蓝家大院里的蓝可蔓惊醒了过来。

    窗外日头璀璨,一如往常。

    廊檐下凌雀闹腾,一如往常。

    一切似乎都一如往常,蓝可蔓缓缓的起身,指尖的疼痛已然锐减,看来思图哥哥给自己送来的治伤药粉不愧为灵丹妙药,一晚上,指尖就已然大好,甚至连那十指连心的疼痛也不是那么难忍起来。

    小玉进来时候,发现蓝可蔓正在窗边,脸上挂着黄连般苦涩微笑的模样,看着窗外的风景,微风夹着丝丝云絮扑面而来,廊檐下一对凌雀正在衔泥筑巢,扑楞着翅膀忙忙碌碌,时而亲昵蹭蹭对方以示鼓励,时而又叽叽喳喳吵闹不休,似乎为着一根枯草的放置而起了轻微的分歧,见蓝可蔓和小玉都静静的望着它们,忽而停止了争吵,将脑袋怯怯的藏在了翅膀底下,偷偷的透过羽毛的缝隙看着眼前这个美丽万分的女孩子与她旁边那一双不甚理解的眼睛。爱字阁 www.aizige.com

    “小姐,你又开着窗户,就为了看这对凌雀吗?!”

    小玉不解的问道,接着又说了自己心里的疑问:

    “凌雀年年春天来这里安家,有什么好看的吗?长的也不艳丽,叫声也很吵闹,小姐你不是一向不喜欢太热闹的物事吗?”

    蓝可蔓并不回头看向小玉,仍是目不转睛的看着窗外的那一对像是夫妻的凌雀,口里轻轻的呢喃道:

    “小玉,春天来了呢!”

    小玉怔怔的听完,不明所以,只好重复了一下蓝可蔓的话语:

    “是啊,小姐,春天是来了呢!”

    “可是为何窗外雪山上的雪还不融化?”蓝可蔓似乎无意的怔怔的问道。

    “小姐,您忘了,那雪山上的雪怎么也得等到六月三伏苦暑难耐之时,方才会融化几分,山顶上的是一年四季都不会融化干净的,所以咱们周边的牧民们方才喜欢六月登山去寻山顶难得的紫色雪莲花嘛!”

    小玉把自己知晓的一股脑和蓝可蔓倒了个干净,却没有发现蓝可蔓的面色再听到紫色雪莲花的时候一下子悲伤阴暗起来。

    小玉一边说着还一边走到屏风后面,将瓶内插着的两只雪莲花,其中一只还是难得一见的并蒂雪莲花,拿到了蓝可蔓的眼前,脸色欣喜却又疑惑的说道:

    “你看,小姐,这两只雪莲花真是神奇诶,竟

相关:我有一座修仙岛 史上最牛宗门 无尽穿越之位面丧钟 我老婆是超级巨星 我的丹田是宇宙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