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 伤忆

    “你一定要活着出去,因为我还有我阿娘……我父亲,他们没有了我,会痛苦致死……会活不下去的,你……星月,我希望你可以代我活着,帮我去照顾好他们,让他们安度下半生,可以的话,把他们当做你的亲人一样对待,这是我唯一的愿望……希望你能答应我!”

    那掌心里的泪珠,终是盛放不下,溢满流出,冷露气息芬芳馥郁,又夹杂着灵血的滚烫,让凌星月再也无法忍受那痛楚。乐笔趣 www.lebiqu.com

    低头瞬间,凌星月眉间那枚火焰的印记又隐现而出,似乎更加猎猎明显起来。

    “不,这是什么狗屁故事!”凌星月哑着声音,不知是太过于痛苦还是太过于眩晕,凌星月竟然口出恶言来。

    “蓝可蔓,你听着,我不管是谁和你说的这个狗屁故事,通通忘掉,你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我还觉得相忘于江湖,不如相濡以沫呢!”

    蓝可蔓并不恼怒,也不辩解,只是轻柔的拉了凌星月的手掌一下,继续声音微弱的轻声说道:

    “星月,我以前做过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的自己似乎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虽然我记不清楚具体是怎么回事,但是似乎在那个梦里,我是认识你的……”

    蓝可蔓缓缓的下坠了点身子,把头轻轻的侧了过来,枕在凌星月的臂弯里,缓缓闭上眼睛,呓语似的说:

    “很奇怪的是,我到现在都记得一些梦里的情景,某些片段,很是清晰……”

    “凌星月,你要活着。”

    “凌星月,我给你背一段我在梦里记住的书吧,好不好?我特别喜欢。大笔趣 m.dabiqu.com”

    凌星月震惊的听着蓝可蔓诉说着以前两人在一起的前尘往事,痛的无法呼吸,呆滞的听着蓝可蔓呓语的低吟:

    “当我安息时

    我希望你活着

    我等着你

    愿你的耳朵继续将风儿倾听

    你就可以闻着我们

    共同爱过的竹叶的清香

    等到那时

    愿我的所爱

    你还活着

    因此而过的更加绚烂和芬芳”

    凌星月怀抱着已然昏沉的蓝可蔓一边亲吻着她的额头,一边哽咽呢喃着:

    “你以前就给我念过,蔓儿,就在你的梦里,你还记得吗?”

    ……

    蓦然,清晰的场景和凌星月最后说的那句话,像炸雷一样闪过蓝可蔓的脑海和耳畔:

    ““你以前就给我念过,蔓儿,就在你的梦里,你还记得吗?”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蓝可蔓蓦然惊醒,凌星月说这句话的意思难道是他竟然知晓我所做过的那些神秘莫测的梦境?还是说,我所做的那些梦里,完全都有他的存在?那么梦里的那个人是他?

    似乎有几个夜晚,蓝可蔓竟然都梦到相似的场景,特别是从润玉壁洞被凌星月救出来那个夜晚,蓝可蔓的梦境竟然无比清晰,似乎梦里有片竹林,有个对自己甚为关切的女子,依稀似乎还有一只小小的活物在自己脚边,甚或臂弯,就像现在的小灵狐一样可以让当时的自己甚为开心、温柔和喜悦漫漫。

    那种真实感,在蓝可蔓惊醒过来的一刹那,似乎有了“庄周梦蝶”的错觉,似乎在瞬间就觉得那梦里的场景才是真实存在的,而醒来的时刻

相关:从海岛开始的日常生活 无敌赘婿 商海迷情 漫威毒液吞噬万界 诸天改革者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