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草原七夕草(一) 巫医愿救

    想到这,江北思虑回神,跪伏在地,想到所有以前种种,让江北不仅热气上涌,回头看了一眼思图,语气驽定沉稳的又一次说道:

    “祖爷爷,江北求您!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求您破戒,我保证!”

    ”求您救救思图的可蔓,对于我来说思图就是我的家人,可蔓就是我家人的妹妹,甚至来说,思图就是我!我就是思图!”

    “您救蓝可蔓的命,就是救思图的命,您救思图的命,就是救我的命!就是救您重孙儿的命啊!”

    思图言辞太过恳切,想是任何一个人听到这犹似杜鹃啼血的哀求,都无法不动容,思图亦然。

    思图原本跪倒在江北身后静默不语,因为他实在在老巫医讲完那段惨烈往事以后不知该如何开口相求。

    而江北似乎知道他的个性,最不愿强人所难,更不愿意因为帮助自己害了别人,所以江北抢在他前面跪地相求,让他可以不那么为难与难受。

    思图感动不已,于是抢先一步移跪过去,和江北并肩,他眼神恳切的看着江北和巫医老祖,语气焦灼:

    “我刚到蒙坝上城,就收到蓝可蔓父亲蓝景大叔的飞鸽传书,他说他们所寻郎中无一唤醒蔓儿,他们还说,蔓儿现在气息微弱,怕是要不行了!”

    “可是我坚信巫医爷爷的医术,您一定能救可蔓,我现在就和您跪地发誓:

    我思图,若把江家巫医一族之事道于外人,定受五雷轰顶而死,而且我愿恳请巫医爷爷允准我和江北结为异性兄弟,从此生死与共,绝不反悔!”

    江北听到这里,浑身哆嗦了一下,目光亮晶晶的看着思图,心里想着:

    “也好,也好,就这样和思图了却一生,也算不错!毕竟我能够更多的陪在他的身边,为他解忧,让他欢乐,除此之外也别无他求了!”

    江北顿时挺直身躯,目光热烈,拉住思图的手说:“我愿意,我愿意一直陪着你!做你的...做你的好...好兄弟。”

    思图看江北眼神觉得此事甚好,又听江北的语气似乎又有一些些勉强,前面语气驽定,后面语气伤感,思图没有多想就要拉着江北去院里跪拜天神结义。

    “罢了!罢了!你们俩孩子都起来吧!我答应你就是了!”巫医老祖一句叹语,俩孩子激动的跳起来拥抱在了一起。

    思图感激的猛拍江北的肩膀,江北反而突然放松了,似乎不用结拜为兄弟让他异常满足。

    他笑笑的承受着思图的热烈激动的拥抱,双手却温柔的攥着思图的两只乱拍的臂膀,担心他由于太过于激动撞到身后的门框。

    巫医老祖慢慢的说:“我之所以答应你,不是因为你思图的盟誓,也不是你思图要和我重孙子结义的真诚,我是看重我这重孙子!”

    ”他由于我们江家的特殊身份,一直受得很严苛的对待,就连他的母亲也不能时时见他,从小他就受到他父亲的严厉管束,让他很少得到快乐,相反反而造就了他有些玩世不恭逆反的性子。”

    “思图,你是唯一的让他如此在乎拼命的人,看来我是帮也得帮,不帮也得帮了,我只希望你以后对我这个重孙子好一点,别让他总空等你的信鸽,连封信也没有。”

    说到这里,巫医老祖意味深长的看了江北一眼。

    江北顿时紧张的看向思图,

    “我没有告诉祖爷爷你不给我回信的事,

相关:从海岛开始的日常生活 史上最牛宗门 网游三国之神话归来 无敌赘婿 诸天改革者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