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呓语

    夜幕很快降了下来,到了该传晚膳的时候了,可是思图却并无要进膳的意思,江北也不觉得饿,二人就这样默默半晌,直到思图的母亲亲自派了贴身嬷嬷过来探视,思图才回过神来,不再小孩脾性,拉过来江北,替他将衣冠整理齐整,又好好的整理了自己的衣领一番,方随着那嬷嬷一起去了母亲房中共进晚膳。爱字阁 www.aizige.com

    饭桌上,思图发现江北竟无一丝和母亲提起要求娶自己妹妹的事宜,诧异的看了看江北,就用手指轻轻的拉了江北的衣襟一角,努了努嘴,又眨了眨眼睛提醒他趁着母亲心情不错,赶紧提自己求娶妹妹的事宜呀,可是江北却像没有知觉一样,只是低头吃饭,偶尔陪着思图母亲说上几句闲话,并无他话。

    思图无法,随也静下心来,进食母亲房中的晚膳,思金耀不喜欢家里过度饮酒,思大夫人更不喜欢思图过多饮酒,所以虽然有江北相陪,这顿饭食并无酒撰,大家也正好好好的吃了一顿安静温暖的饭食,对于都是整整奔波了一天的思夫人、思图还有江北来说,都不失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当夜,众人都疲累不堪,皆一夜好眠,除了凌星月,他自从亲手帮蓝可蔓做了风筝,又亲自一块放了风筝以后,却仍是双目炯炯并无困意。

    从他知道蓝可蔓的一十六岁生产开始,他就恨不能一步就踏进蓝家,去寻蓝可蔓,想陪着她,伴着她,帮助她过好这草原上甚为重要的一个生辰。

    可是他思索了良久,终还是把脚步退了回来,自从上次他听见思图深情款款热烈的对着蓝可蔓剖白以后,凌星月就觉得,既然自己原本的意思就是在下个月圆之前就要放手蓝可蔓,要把她交给自己比较信任的思图哪里,为何自己还要屡屡过来打扰蓝可蔓,不能因着自己的热烈情感,就不把蓝可蔓的生命放在一边。笔砚阁 www.biyange.net

    若真的思图可以打动蓝可蔓,那么他凌星月自己倒也可以省心不少,如若不然,自己还总是担心蓝可蔓会不会因着自己下个月圆之后突然的不辞而别或者再不理睬而伤痛不已,那个时候,自己肯定忍受不了蓝可蔓的伤痛不堪,又会前去探望,那么自己岂不是不把蓝可蔓的安危当回事儿吗?那样的话,这些都不再是爱,仅仅是自私,是占有。

    凌星月故意把自己说的甚是不堪,好阻断自己一次次想去看望蓝可蔓的心思,如此几天下来,凌星月倒真的忍下来了,真的一次也没有去看望蓝可蔓。

    可是到了快是蓝可蔓生辰的前几天,凌星月心里一阵阵的慌乱,他心里焦灼抑郁,控制不住的要去见一眼蓝可蔓,就一眼,他心里想着。

    于是那脚步也似乎是控制不住的样子,就这么迅捷快速的一步步的朝着蓝可蔓的家里奔去。

    趁着夜色灰暗,凌星月展开灵力,施展出来灵猫的速度,很快的就到了他长站立着的那颗雪松下面,蓝可蔓的卧帐之内,一盏烛火幽幽,蓝可蔓应是已经睡下了,只留了一盏较暗的睡眠小烛,独自安静平稳的燃烧着,忽明忽灭,忽亮忽暗的映衬着蓝可蔓帐幔里紧皱着眉头的小脸。

    这个时候凌星月才发现,蓝可蔓这个傻丫头竟然没有关闭自己卧寝的窗子,难怪自己竟然可以这么清楚的看到蓝可蔓卧帐之内的一切情况。

    初春料峭寒风凛冽,为何窗子竟然不关,这时刚好听到蓝可蔓嘴里呓语:

    “凌星月,你怎么不来看我?”

相关:神话从聊斋开始 大宋清明录 天芳 从海岛开始的日常生活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