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折子戏

    “孩子,你知道为什么,灵猫一族都爱看这折子戏吗?只因为这折子戏没有开始和结尾,没有生的瞬间的难忍和死的瞬间的痛苦,只取了全剧最高潮最欢喜之处,方才没有了那许多的含恨和不如意,只撷取了最璀璨的部分演绎。乐笔趣 www.lebiqu.com”

    “猫生如戏,比戏更跌宕起伏,我却盼你,我视如生命的孩子,你的猫生能如一出折子戏,只有璀璨欢愉,没有阴暗忧伤。”

    凌星月喉咙紧缩,水光竟渐朦胧出一层霜花,凝结在他的双眸,久久不化。

    “蔓儿,既如此,到下个月圆,还有整一个月的时间,我会好好的陪着你,陪着你走一出咱俩的折子戏,此后,愿你能和你的思图哥哥,永结美满幸福,不管月圆月缺,他都可以陪在你的身边,你会幸福的。”

    一双手掌掐住了俊美的额角,那手指白皙纤长,骨节分明,凌星月说话的时候,声音很轻,像在呢喃,又像面前就有蓝可蔓在那般深情,但是眉宇间那解不开的哀愁,却好像一阵忧伤的春风,错过了花期,再也无法开放。

    真相就这样曝露在凌星月的脑海里,明晃晃赤条条地叫人无处可遁。

    花开了,雪亦来了,却为何看不见你。

    看见你,亦听见你,却无法再来爱你。

    ……

    你救我一次,我护你一生。爱字阁 m.aizige.com

    你眷我一世,我陪你生生世世,永远不变。

    ……

    凌星月眼里的那层雾气越漫越浓,渐至那湖水般的双眸再难承载,只得自愿任那霜雾流淌到腮边,滑落至凌乱微开的领襟,没进那光洁顺滑的心膛,再寻不见。

    华堂晨起,来报雪花飞坠,却原来这早春初雪是如此通情达理,眼见着凌星月恰需要一个契机,它却那么及时的说来就来了。

    凌星月不过思索了两个时辰,窗外的景色竟已然从圆月高悬,银河泄踪倏尔变化为晨雪飞扬,银树灿花之况,看来这草原上的天气才真是“小孩儿的脸,说变就变。”呢,想通了接下来的这一个月是多么宝贵以后,凌星月却一下子豁然开朗起来:

    “猫生本困苦,自己已然得到许多,就算再来一次,我也愿意做同样的事情,来救得蔓儿性命,哪怕失去我的全部,何况以后我只是不能与她成婚,日日相伴,但是除非我真的被魔焰控制,我还是可以偶尔去看她的,这不已经是天大的福分了嘛。”

    凌星月走出自己的独门小院,喊了一声:

    “小豪,叫几个人来打扫一下我的寝卧,我昨日一个人独饮醉酒,摔破了东西,让他们着意收拾干净。”

    小豪忙躬身答应了一声,就急忙忙的去了,凌星月没有管他,知道小豪这个孩子最是心细,口严,想必不会寻来不信任的人做这件事情的,他凌星月的寝卧,除非召唤,府里一共也没有几个人可以进入,小豪不会不懂这个事情的重要性的。

    凌星月自己却不再操心这个事情,信步迈出,去了刘管家的别院,由于刘管家是王府多年的老人,又几乎是看着小王爷凌星月长大的,所以尽管凌星月话不多,但是对于这个刘管家还是相当尊重并且事事都会经常商议的。

    且刘管家到如今也是一大家子人了,儿子、儿媳、孙子、孙女、女儿、女婿、外孙、外孙女,哩哩啦啦的一大堆了,当然不可能尽然都跟随到草原,但是

相关:春风故人 史上最强乱世 谁来咬狗 七零律政俏佳人 诸天封神录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