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神伤

    想到这里,凌星月突然楞了一下,那么说来,蓝可蔓喜欢这“夫妻蕙”是因为它的寓意了?那这“夫妻蕙”的果子她是为了谁取下的呢?又是送给谁的呢?

    若是送给自己的父母亲,凌星月觉得还尚可忍受,若这果子是送给了那个思图,若是给了那个思图,凌星月心里又开始似凌凌冰碴儿在狠狠的扎着自己的那颗猛烈跳动的心,不停不歇。读爸爸 www.dubaba.cc

    “对了,她自己也曾说过,那个叫做夫妻蕙,是很好的男女相互欢喜的寓意,是了,就是这个寓意没错。”

    “而且她也似乎和我说过,是要送给自己的母亲楚莲的,没错,是的!”

    突然想到的这段往事,一下子冲破了凌星月满腔满腹的抑郁,嘴角也瞬间溢出丝丝笑容来。

    想到这里,凌星月突然也想送一支夫妻蕙给蓝可蔓,现在初春寒风料峭,尚无夫妻蕙的花朵或者果实,不若带蓝可蔓再去一次“枫园”吧,哪里的雪莲花海里,肯定有夫妻蕙的雪莲花。

    思及此处,凌星月顿时觉得心里热腾腾起来,那处自己送给蓝可蔓的雪莲花园,其实到了春天百花齐放的时候,会更美,开满各种不知名的娇艳的小花,芬芳馥郁,美丽万千呢,只是可惜若自己离开了蓝可蔓,她一个人无论如何也是上不去那山的。

    “如果这样,那更得带着蔓儿趁着这一个月的时间多去几次了,方不辜负哪方花园。”

    凌星月暗暗的想着,顿时觉得树弯里也躺不住了。

    凌星月一想到蓝可蔓可能会离开他的日子,就心里微痛,尽管他知道蓝可蔓可能永远也忘记不了自己的所有事情,况且她也还不知道他凌星月就是那个灵猫小灰,他就很难受,心里抑郁满满不得松开。笔神阁 m.bishenge.com

    特别是凌星月看到蓝可蔓和思图那么亲热的样子,他就不仅仅难受沉闷了,他还很愤怒,恨不能上去揍那小子一顿才好。

    可是他知道,若他这样做了,那么蓝可蔓必定是不会原谅他的!

    毕竟那个思图是她最“喜欢”待在一起的思图哥哥。

    况且以后若自己真的再也不能随意陪伴蓝可蔓,那思图未尝不是一个号的选择,凌星月也是亲眼的看着思图如何迷恋欢喜蓝可蔓的,将蔓儿交道他的手上,凌星月还是较为放心的。

    想及此处,凌星月心里深痛起来,他有时候真的觉得上天不公,自己如此努力,怎么做人以后反而不能和那女孩在一起了呢?

    以前的相处,是多么的美妙幸福,那时候的它可以被她抱在怀里,可以伸出爪子摸她的耳朵,甚至可以亲亲她的小脸。

    目前的相伴又是多么的令人开怀温暖,即使是在那玉洞里,自己日日喂食蓝可蔓手腕灵血,没有任何食物,没有任何御寒的物品,凌星月都觉得甜蜜似枫糖,软化在自己最柔软的那处胸口。

    可是现在,若他离开,她属于了思图,那么自己将再也无法碰触她的小手,她的脸庞,她的一切,那抹如太阳般绚烂的笑容也终将不再为自己展颜。

    凌星月难过的想着,深邃的眼眸也拢起了一层霜雾,久久没有散开。

    唯一还算幸运的是,蓝可蔓,她欢喜自己!一如自己欢喜她一样,也许不如自己如此浓烈,但是凌星月已然非常满足熨帖。

    凌星月在终于确定这件事情以后,面色却更加迷离,

相关:我的合租美女老婆 我真是编剧 我的手机通冥府 迪迦之重生怪兽 我的变身女神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