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等待

    凌星月嘴角一直噙着淡淡的微笑,一脸的桃花灿烂模样,缓带轻飘的慢慢踱到了王府,难得的他竟然看到冷清秋站在自己的寝卧门外,脸上一副清冷的模样。读字阁 www.duzige.com

    凌星月顿时收了那抹笑,但是仍语气淡然温和的对着冷清秋:

    “你怎么来了?怎么没有进去坐?外面甚是寒冷,进来吧。”

    凌星月一直不喜欢自己身边有什么贴身侍婢或者贴身小厮什么的,特别是他的卧寝和书房,平时他不叫,是绝技不允许他人进入的,阖府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更有一次,采菊姑娘一时着急,忘记了,没经召唤端着热茶就进入了凌星月的房间,凌星月嘴里没有多说什么,但是面色一下子冷了下来,继而淡然却让人甚感凌厉的说了一个字:

    “嗯?!”

    那语调后面微微上扬,不知怎的,采菊后背蓦然出了一身冷汗,赶紧退出了门外,连热茶都忘记放下,退出后仍跪拜三次,方颤颤巍巍的离开了。

    这个小王爷平时看起来总是淡然略温和,但是众人皆不敢捋他胡须分毫,且又总觉得这个小王爷似乎能察觉到他们想什么,有时候,众人刚有了个什么嘀咕,往往很快,就会收到小王爷给予的响应的回应,所以下人们对于这个小王爷真真是又爱又敬又怕。

    可是细细想来,小王爷似乎也没有疾言厉色的训斥过那个,大的惩罚更是没有,可是不知怎的,只要他面色淡然的“嗯?!”一声,大家就都软了膝盖,跪地听命。燃武阁 www.renwuge.com

    而更奇怪的是,无论那个听完吩咐,还都会觉得甚是有理,跪将一会儿,就会听话欢喜的去做事了。

    好像一切事情对于凌星月来说,都不是问题,也都不是不能解决的,就连冷清秋,几次想张口质问些什么,可是每次都会被凌星月没有任何揾怒的语言与表情给劝退,有时候连冷清秋自己都觉得自己无能的很,连一句话都问不出口。

    这一次,冷清秋,之所以在这里等着,是因为她又一次梦见了以前的凌星月,那个一如从前的凌星月在满腔赤忱的叫着自己的名字:

    “清秋……”

    “清秋。”

    “清秋?”

    “清秋!”

    ……

    翰墨入水,大团大团稠的化不开的浓雾之中,总有一人模糊的身影挥之不去,各式表情走马灯一般的轮番交替,时而冷漠倨傲,时而哭笑不得,时而咬牙切齿,时而哀伤疏离。

    纵使语调变换,念白却不变,自始至终只有冷清秋的名讳清秋二字。

    待冷清秋每每想要看清此人面容时候,那些影子就迅速消散开来,踪迹难寻……

    可是那声声深情炽烈呼唤,冷清秋能肯定那就是属于她的那个“凌星月”!

    “夫人!夫人!您醒醒!”

    冷清秋的贴身丫头山杏在轻轻的呼唤着。

    蓦地,冷清秋轰然醒来,她倏的睁开双眼,大汗淋漓,后背布帛黏腻贴身,胸口尚且砰砰起伏,气息不定。

    “夫人,您又做噩梦了?”

    山杏贴心的递过来一条温热的毛巾,冷清秋十指抓起那团柔软热气一股脑将自己的脸埋了进去,那热泪却大滴答滴的滚了下来,融进那片热腾腾雾气,再也无法停歇。

    就这么静默了一会儿,冷

相关:天芳 神话纪元(曙光纪元) 诸天封神录 谁来咬狗 末日九星战神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