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师父

    也幸亏王府内下人们,皆惧怕凌星月对人心把握的敏锐,又加上对凌星月对冷清秋的爱护之意,所以并无任何一个下人多嘴去管王爷和侧夫人的事情。读书都 m.dushudu.com

    况小王爷本就不喜人在身前,所以到底夜晚是怎么回事,有没有去见冷清秋,这谁也不清楚,也不敢问询,慢慢的,众人也就习惯了府内两位主子的相处模式。

    “你坐吧,我去给你那个拿个暖手茸。”

    凌星月虽语气淡然,但是还是亲自过去拿了一个狐尾茸毛的暖手软套过来递给了冷清秋。

    “你亲自过来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

    凌星月并没有看冷清秋一眼,还是目光淡淡的看着地面上那抹霜月白玉般光亮。

    冷清秋看着面前的凌星月突然失去了质问的勇气,或者说失去了质问的愿望。

    窗外,月上中天,晚风送寒,清光入洗,银河泄踪。

    “星月……”冷清秋甚是悲凉的望着凌星月冷俊的侧颜,面上现出了几分脆弱无助之感,继而微微的叹了口气,双手攥着那对于她似乎暖入火炭的手暖狐套,转身离开了。

    凌星月不是不知道冷清秋再想些什么,可是他无法张口做任何解释,而且他相信,以冷清秋冷静聪慧机智的七巧玲珑心,最终总会自己了解并且知道的。墨子阁 m.mozige.com

    那么就给她一些时间让她自己消化,也总好过现在告诉她实情,到时候他灵猫欠她的,总归也是愿意一并归还的。

    如此好时光,并不那么好留,很快生活拉着时光的车轮不知不觉就前行了好长一段路程。

    经过一夜好眠,再次醒来,又是一个艳阳好日,微冷的春风透过窗棂菩萨进来,庭院里难得有了某种鸟声,似乎在婉转私语,尽管年下节日已然过去十天有余,雪松阵阵波涛,仍是冷冷淙淙。

    凌星月赤脚步出卧榻屏风,推开窗户,雪沫松香夹着丝丝云絮铺面而来,廊檐下一对凌雀正在衔泥筑巢,扑楞着翅膀忙忙碌碌,时而亲昵蹭蹭对方以示勉励,时而又叽叽喳喳吵闹不休,似乎是为了一根稻草的放置而起了分歧,见凌星月目光炯炯的望着它们,不知是因为嗅到了凌星月身上灵猫的气息,还是本身就吵累了,忽而停了那争吵,将脑袋怯怯的藏在翅膀底下,偷偷的透过羽毛缝隙时不时的瞧上凌星月一眼。

    多日来,凌星月心情都甚是不错,面上也总是挂着一幅梨花花艳艳的表情,特别是今日的凌星月,面色格外温和,连一贯的冷淡语气也不觉间露出丝丝喜悦之情来。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今晚好不容易才恳请道蓝家夫妇同意他把蓝可蔓接到王府来,一块做一下十五晚上要用的进献雪女大神的花灯。

    原本蓝景和楚莲无论如何似乎都没有让蓝可蔓再去王府的意愿,凌星月不得不字斟句酌的说了好些理由,似乎里面的一句:“我和蓝小姐皆是因为雪女大神的保佑,才得以回返,所以这进献雪女大神的华灯,一定得我和蓝小姐亲手去做方显虔诚之心。”彻底打动了蓝氏夫妇,也才放了蓝可蔓随着凌星月的车马软帘,来到了王府。

    夜凉如水,凌星月安置这蓝可蔓坐在自己身边,把所有的下人都赶走,只留下了自己,端茶送水,一边手把手的教着蓝可蔓如何制作这雪莲花灯,一边殷勤的伺候在蓝可蔓的身边。

    可是这世间事啊,端的是有一个

相关:漫威毒液吞噬万界 谁来咬狗 我的变身女神 网游三国之神话归来 万灵之帝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