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松断(二)

    说完思图就双眸赤忱的等着蓝景的回复,蓝景忙说:

    “我尚未多饮,怎么好意思劳烦思图少爷呢,我来就可以,蔓儿这丫头最近也是清瘦了不少,我抱她回房没有问题的。大笔趣 www.dabiqu.com”

    思图却又把脸转向了楚莲,楚莲忙拉了一下蓝景的袖襟,眼神示意蓝景坐下。

    蓝景懵懂着坐了,楚莲才对着思图说道:

    “如此就劳烦思图少爷了,你蓝叔叔确喝的有点多了,我也是担心他送蔓儿回房,再把蔓儿摔了,可怎么得了。”

    于是小玉、小桃忙忙的帮助打帘的打帘,去提灯笼的提灯笼,于是一大家子人都齐齐的朝着蓝可蔓的卧帐走去。

    “啪!”

    一声院内雪松矮树枝条似乎被人怒气折断的声音瞬间砸了过来,这突兀的声响把灯笼晕出的光芒都砸的晃了几晃。

    见大家有些惊慌,蓝景忙道:

    “别担心,是雪太厚了,那些雪松树上积着厚厚的积雪,我说帮助它们摇晃下来,偏蔓儿这丫头说这样才美丽,非不让下人们晃落,估计是某一枝终于承受不了这厚雪了,没事,明天再看吧。”

    蓝可蔓一夜香甜,只是觉得梦里似乎看见了凌星月,清幽猎猎的双眼在冷冷的看着自己……

    第二天一大早,蓝可蔓便被窗外绚烂的眼光叫醒,难得没有又睡到日上三竿,她是想着,过了这么些日子,自己的身体,已经大好了,应该和父亲母亲说明,一起备上大礼去拜谢凌星月小王爷的救命之恩了。读书都 m.dushudu.com

    洗漱完毕,蓝可蔓看着镜子中自己绯红如艳霞的脸颊,突然觉得一阵心慌羞涩,不觉将双手捂了脸颊,嘴角却笑意隐隐绽开,无法遏制。

    其实几天前,蓝可蔓就要求过要去拜访凌星月,可是父亲母亲皆说自己身体尚未康复,面色憔悴,这样就去拜访王府,甚是失礼。

    蓝可蔓仔细想想,也觉得若自己面色憔悴难堪,去见了那凌星月,倒真的是甚为不妥,于是就强压着心里的如小兔子乱撞的心跳,一日日的挨到了现在。

    蓝可蔓回头吩咐小玉去给自己拿杯热牛奶过来,便信步迈出了房门,想去园子里走走,难得今日思图竟然一早就被其父亲叫了回思府,所以蓝可蔓也不用再陪伴思图进食早膳,复又恢复了散漫的早茶时光,想一边啜饮着温热牛奶,一遍随便散散步,让自己的气色更好一些,好一会儿见到凌星月的时候,不至于那么面色憔悴,若能再增加点脸颊嘴唇的颜色,就更好了,一边散步,蓝可蔓一边悄悄的思索着自己的小心思。

    突然一阵不大的声音从一片雪松后面闪过来:

    “嗳~要说这思图少爷真是……可怎么形容好呢?昨夜我瞧见他抱着可蔓小姐的时候,那脸上温柔的似乎都要滴出水来了,他给小姐掖被角的时候,那动作,那眼神,真真是只要一眼便叫人心甘情愿化了,啧啧啧……”

    一个小丫鬟猛砸吧着小嘴,似乎在回味无穷。

    一旁一个小厮不屑道:

    “这算什么,你是没有瞧见思图少爷和可蔓小姐下棋,就小姐那个性子,最是安奈不住的,这围棋又是个最磨人性子的东西,每每下一会儿,可蔓小姐要是不赢就烦了,往往是摔旗子就不要再玩了,偏偏思图少爷就可以有好性子陪着她耗着,还总能恰到好处的让她赢来赢去的,那个输赢

相关:氪命无敌 我的合租美女老婆 我老婆是超级巨星 诸天改革者 从吞噬开始 
最新更新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