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整军备战

    高椅周围的空气忽然就冷了下来,都知道牧云说话嚣张,但在如此场合下公然指责东方瑞清影射皇庭,没有一丝含蓄,让闻者浮想联翩,也让一些有心思的老狐狸飞速的收起了尾巴,安静的等待下文。笔砚阁 www。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出乎所有人预料,东方瑞清居然毫不犹豫的站起了身,朝在坐的各主官抬抬手,然后扭头瞪着牧云慨然道,“东方乃一介草民,承蒙洛天尊看得起,当了个府内管事,方才之言只是悲愤于我家主人的离去,我不受封任何官职,不食皇家俸禄,这影射之名,冠的帽子好大,东方受不起。

    “牧大人身为皇庭内卫总管,在两军阵前理应督促军备,为圣皇分忧,如何跟乡野小人一般乱嚼舌头?同样在做狗,东方尚知自己的本分,而牧大人似乎还没搞清方向啊?”

    东方瑞清一席话说的众人心惊肉跳,而牧云的脸早已经涨成了猪肝色,他啪的一声将玄铁打制的椅子拍塌了半边,跳起来指着东方瑞清的鼻子道,“将自己比作狗的东西,果然如狗一般无赖,整个东华宫都是皇庭的,说甚么不食皇家俸禄,你还要点脸不?

    “讨言辞之巧,你拿某家当傻子么?某家对你如此下作的原因一清二楚,不就是对圣皇心怀不满么?不就是抱怨圣皇钦点洛九方出战么?你东华宫掌管禁军,权倾朝野,本就最应该为圣皇分忧……”

    “牧大人,牧大人言重了,言重了。”罗士功赶紧跑上前将咄咄逼人的牧云给抱住,而另一头也有两人抢上身将频临爆发的东方瑞清给拦住,苦口婆心,好言相劝。

    谁都知道牧云要发飙,可谁都没想到牧云会如此口无遮拦,是不是代表圣皇的态度不得而知,再这般吵下去非动手不可,联军尚未出战便内部相斗,若是传出去不但被对手耻笑,被圣皇知晓,还不知会有何后果。

    两个家伙如斗鸡一般,即使隔着很远,还在指手画脚,相互谩骂,罗士功无奈之下布置了一道屏障,将中心区与外围的神将们分开,好说歹说,几欲精疲力尽,才将两人劝住,接下来排兵布阵的商讨也是随意应付,匆匆收场,搞了个谁也不得罪的方案。

    具体是,六方大势力各出神将二十人,神兵一千名,由西华宫府内神将颜笑为先锋官,攻打五行岛主峰阵门,既是前哨试探,也是未来主攻方向。

    以东华宫禁军、西华宫神府军为主力,携六方势力神兵约两万作为中军,由东方瑞清统领,随后策应;明阳王府、凌天阁引军一万为左路军,攻打五行岛正西方,也即是防御大阵的左侧阵眼;顺景王府、擎天殿引军一万为右路军,攻打五行岛正东方,亦即是防御大阵的右侧阵眼。

    左右两路大军待先锋部队攻打奏效后,听号令同时动手,争取一鼓作气攻破大阵,武威殿与皇庭卫队由牧云统帅,作为后军,随时接应各路兵马,诸事既定,各军随即调动整备,一个时辰后发兵五行岛。

    “牧云大人请留步,下官有事,烦请解惑。”牧云刚欲离开便被罗士功给私下叫住。

    “罗大总管但讲无妨,牧某知无不言。”牧云对罗士功很客气,他俩原本私交不错,而且罗士功是王府总管,又是圣皇钦封伐逆诏讨使,一起走动也多,可谓是皇庭内一个阵营的。

    “恕下官直言,西极天尊归天时,那秋克俭当真死了

青春流火  

兽灵封印师 世界的轴心 我无敌了十辈子 不合法英雄 异能医帝学徒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