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赶夜路

    &哟喂,我的亲娘哎,你就快摁了吧,爹只是还在气头上,等过段时间,你再给他赔个不事,我们再帮着劝劝,这文书也就是做作样子,我爹那脾气你还不清楚,过一阵子他就忘了。再说了,我还等着你给我操办婚事呢。”方铁柱这大半日又是哭,又是跪的,早就累的心力交瘁,盼着他娘快点摁了,好回家歇息,很是不耐烦的催促道。

    一提儿子的婚事,对呀,这婚事还得靠女人才行,大老爷们的那懂这些,也不再纠结此事,能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张荷花哪还顾得了那么多,连印泥都没用,直接在裤子上占了点血,摁在文书上,那鲜红的血印让人觉得格外刺眼。

    方老二从方铁柱的手上接过文书,见上面摁了手印,直接把赎金交到衙役的手中,看都没都看他母子仨人,转身离去。

    衙役目睹了整个过程,待四人走后,往地上吐了口泡沫:呸,一家人都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

    &你也早点歇了吧,我去送送四叔四婶。”林梅对着林老爹说道。

    &我跟你一样去。”山子憋了一肚子的话要单独跟姐姐说,可算是逮着机会了。

    林权也知道二哥一家都累了,忙阻止道:“送啥送,又不是不识路,都歇了吧。”

    话是这样说,林梅还是坚持燃了根火把,姐弟二人送四叔一家人。

    早上跟林风说好的下午一起去镇上选人,结果就因为张荷花的陷害,把这事给耽搁了不说,同时把四叔一家人也吓得够呛的。

    林梅父女回到家中时,四叔一家人陪着俩小丫头在家中等着消息。

    这让林梅很是感动的,都说患难见真情,以前家中的那些事都不算什么事,可今天这窝藏刺客的罪名可是扣在林家二房的头上的,换了别人家,指不定都避如蛇蝎,可四叔一家还堂而皇之的在自己家中坐等。

    众人听说这一切都是那张荷花诬陷的,已经在衙门里解释清楚了,没事了,都松了一口气。

    再听到张荷花被新上任的县太爷打了二十大板,罚银二十两时,众人拍手称快。

    林风因媳妇儿子还在镇上,吃了晚饭就要赶着回去了,临走时跟林梅约好次日在镇上牙行挑人的时辰。

    &等一等。”山子拉住了姐姐,把火把弄灭了。

    &咋把火灭了”林梅费解山子的这一番举动,今天晚上可没月亮,四周黑糊糊的。

    &山子拉着姐姐退到一旁屋檐下,用手捂着林梅的嘴巴。

    附在林梅的耳朵边小声说道:“你听那边过来的人是不是张荷花。”

    林梅顺着路望去,黑糊糊的夜里,看不清人,但是能听见传来脚步声,以及张荷花的哀叫声。

    &点,你们俩走慢点,哎哟,我的屁股。”张荷花被他兄弟俩轮换着从镇上背着走了回来。

    因为天太黑,更让人归心似箭。兄弟俩又没照顾过人,只管大步快走,可张荷花受不住啊,一动就牵扯着伤口疼。

    山子正琢磨着怎么出了这口恶气,蹲在地上,摸了一阵,手里摸了一块石头,重量还不小,抱着就放在路中央。

    跑回林梅身边呆着,等着看好戏。

    林梅不知道山子搞什么鬼,感觉他跑了几秒,又跑了回来挨着自己

神秘金主:求休战 昆仑娇狐恋 基金会横推万界 一世高手俏千金 [综]人生各种幸运E 
最新更新